星期二, 3月 06, 2007

|愛閱誌|外遇的終局-兼談川上弘美與宮本輝|




(2004-05-26)

今年春季分別讀完川上弘美的《溺》以及宮本輝的《錦繡》之後,一直想寫點什麼,但總怠於提筆或因事耽擱而作罷,直到最近看了張之亮導演、梅艷芳主演的《慌心假期》這部片之後,因為主題的關連性,又令我聯想到前述的兩本書。

川上弘美的《溺》是一本短篇小說集,當中有一篇名為“百年”的故事,講述一位在外遇關係中身為第三者的女子,因殉情而亡後成為百年遊魂的回憶。女子娓娓道來百年前那段外遇故事的始末,當年兩人相約跳下懸崖落海,男人卻因被漁船救起而獨活,並且從此回到妻子的身邊,安穩地度完餘生。而枉為亡魂的女子卻早已經不記得當初為何要死,甚至覺得當年兩人之間的情感根本面目模糊,為此而死、為此而落到成為無所歸宿的遊魂,真是不值得哪!

宮本輝的《錦繡》則敘述男子與外遇對象的酒店女郎殉情,女郎死了,但他卻在重傷痊癒後獨活。男子與其妻當年因為此一變故而婚姻破裂,分手十年後的一次偶遇,卻又讓他與妻子開始了十多封的書信往返,並從而釐清了當年的真相:原來那酒店女郎原是男子中學時曾短暫交往的初戀情人,男子的確在與情人重逢後背叛了深愛的妻子,但卻並非與情人相約殉情,事實是:女郎因為對這段感情(抑或對自己人生?)的絕望,而決定先殺死男子之後再自殺,然而事與願違,最終只有女郎獨自一人步上黃泉路。

這兩個故事從某些角度來看,倒有點像是情婦、丈夫、妻子三個角色各自從自己的觀點發言的感覺。在這兩篇小說裡,外遇的終局恰巧類似,都是男子與第三者殉情,女子死去而男子苟活,外遇關係以死亡作為結束。雖然情節碰巧關聯,但此二篇小說在書寫風格上卻有頗大差異。曾獲芥川獎及紫式部文學獎等的女作家川上弘美,在《溺》一書中以八個短篇書寫沈溺愛慾的故事,主題看似通俗,筆法及人物情感面上的描述卻相當抽象,雖不像《踏蛇》一書充滿魔幻和超現實感,但也與一般日本女作家的作品有相當大的不同。而同樣曾獲芥川獎的男作家宮本輝,卻擅長以溫厚細膩的風格,描寫看似平凡、實則情真意摯的現實生活,如果說宮本輝的作品所營造的溫度是舒暖的25°C,那麼川上弘美的作品大概可以比擬為令人覺得微寒而不冷冽的15°C吧!

勾起聯想回憶的《慌心假期》是一部拍得十分具有美感的電影,無論是畫面的構成、配樂、演員的表現都有相當水準(本片曾獲金馬奬九項入圍)。梅艷芳飾演一位香港醫生的妻子,純名理沙飾演日本籍的情婦,兩人在法國和摩洛哥的旅遊行程中結為莫逆,卻在意外發現彼此之間不尋常的關係後,從互相扶持打氣的朋友,驟然變成了妻子與情婦的對立處境。雖然與上述兩篇小說不同的是,最後因意外而死去的是妻子(外遇關係仍以死亡作為結束),但她卻非為了名存實亡的婚姻、而是為了女人之間的友誼而魂斷異國。至於故事裡冷靜理智的丈夫(由任達華飾演),也許在妻子的眼裡,是無情的男人吧!雖然後半段的情節轉折似乎過於戲劇化,但若有機會仍值得找來看看囉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錦繡
作者:宮本輝
譯者:張秋明
出版:麥田出版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作者:川上弘美

譯者:章蓓蕾

出版:麥田出版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 則留言:

Jethro 提到...

Think before you jump. Everyone has only one life so that no one can afford to commit suicide.